那是一种非常非常微妙的感觉,卡梅隆只觉得后背的鸡皮疙瘩正在缓缓攀爬着,宛若冷空气正在逐渐蔓延一般,诱/惑着他忍不住想要压迫一些、再压迫一些,就如同猫戏老鼠的游戏,正在欣赏着眼前这出好戏。

  低垂的眼睑深处微微闪动的眼神,无意识轻轻抿起的嘴角,轻轻拉扯的衬衫线条泄露出肩膀的紧绷,还有看似放松实则僵硬的右腿膝盖......那些细节,一个个地在视线里在脑海里放大,呈现出一个全新世界。

  如同黑洞般的世界。

  然后卡梅隆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,他可以隐隐察觉到那种循序渐进的推动,就好像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蓝礼,血腥气息和危险信号正在脑海里涌动着,但他却丝毫不害怕,反而享受其中。

  恍惚之间,卡梅隆也无法分辨,自己到底是卡梅隆,还是......埃德蒙德,此时脑海里只有唯一一个想法:

  “血腥。”

  他,渴望血腥。

  “那篇报道并不......”霍顿试图寻找到一个准确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想法,但停顿下来,大脑却依旧没有能够给予足够的帮助,又或者,他根本无法解释自己的状况,这让他陷入了困境。

  随后,霍顿意识到,没有答案也没有解释,至少,他现在无法给出合理解释,强硬寻找借口反而可能漏洞百出。

  如此想法让霍顿有些沮丧,神经的疲倦似乎正在让负面想法扩散。

  屏住呼吸。

  霍顿做了一个屏住呼吸的动作,避免深呼吸的大幅度动作引起埃德蒙德的主意,然后直接掐断了脑海里的负面情绪,没有放任自己在溺水状态里继续沉沦,接着开口说道,“我......当时喝了一些酒。”

  没有辩解,而是坦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这是霍顿目前能够想出来的最佳止损办法。

  埃德蒙德微微歪了歪脑袋,兴致勃勃地询问到,“你在吹嘘的行为侧写到底是什么?”

  “嗯......”霍顿双手交叉起来,神经稍稍放松些许,以至于他的说话节奏和咬字韵律都跟着放慢了下来,这让他能够赢得时间理清自己的用词,“这是一种根据犯罪现场和人格特质,来决定犯罪心理的方式。”

  “我真喜欢。”埃德蒙德的声音微微上扬起来,用了一个强烈的情感表达词汇,“love”,并且加了重音。

  显然,这是一个讽刺。

  但埃德蒙德非常享受这样的时刻,声音里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,“我的心理特征是什么?”

  “我没有办法告诉你。”霍顿的视线终于能够正视埃德蒙德了,但他的思考空间并没有能够恢复原样,他依旧处于被动防守的状态。

  埃德蒙德却拒绝松懈,“你没有办法,还是你不愿意?”

  “这是行业用语,艾德。”霍顿有些招架不住。

  “我的最爱。”埃德蒙德步步紧逼。

  霍顿往后仰了仰头,神色之中带着些许挣扎,试图再辩解看看,“我们的研究仍然处于非常早期阶段......”

  “也不算太早了。”埃德蒙德直接打断了霍顿的话语——这是今天碰面以来的第一次,他正在越来越紧逼,“毕竟你都能够向媒体吹嘘了;而且你基本承认是我带你走上这条路的。所以......我认为你欠我一个解释,霍顿。”

  埃德蒙德注视着霍顿。

  霍顿也注视着埃德蒙德,眼神交锋之中,双方都寸步不让,埃德蒙德那平静的视线让霍顿有些慌乱。

  最终,霍顿的眼神光芒微微闪动,宣告他败下阵来,双手完全交叉在一起,隐隐地可以察觉到他正在用力,竭尽全力让自己站稳脚跟,“我们将你归类为有组织的杀手。”霍顿终究还是开口给出了答案。

  “嗯哼。”埃德蒙德心满意足,然后,他的视线开始细细地打量着病房——病房之外负责监视的医生和护士似乎正在离开。

  “因为你在犯罪之前都会做好周密的计划。”背对着监视窗口的霍顿没有察觉到这些动静,依旧在专注于自己的分析,他不能掉以轻心,因为他知道这是在悬崖边上的狂舞,稍稍不注意,可能就会发生......老实说,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这是他第一次在心理分析对象面前透露他们分析出来的结果。

  “你先练习几次,让女生搭便车,然后才选择了你的第一个受害人。”

  霍顿的声音终于稳定了下来,咬字与用词也终于清晰了起来,隐隐约约地,他又重新掌握了主动权,就好像自己站在上帝视角,分析芸芸众生,那种掌控全局的感受,让霍顿的心绪再次清晰了起来。

  就连声音都变得稳定有力起来。

  “你用自己的车,实施绑架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戏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悠闲乡村直播间只为原作者七七家d猫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七家d猫猫并收藏大戏骨最新章节